好累、好忙…為什麼我總是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?!

撰文∕曹 筳

常會想起當時花了好幾天時間完成的期末報告,被老師完全否定的感受…

其實記不得老師當時說了甚麼,耳邊嗡嗡的聲音,不開心、不甘心全在內心奔騰著:「你根本沒有看見我的努力!」、「這內容很好玩,你根本不知道,就把它否決了!」好想把這些話大聲說出來,更希望自己可以有機會說說設計理念,但我一點力氣也沒有,覺得老師否定了我的報告,否定了我的努力,更否定了我這個學生。

但同時,我又想著:「不行,如果我現在跟老師說出我內心的想法,他一定會覺得我狡辯、不承認錯誤,一定會覺得我是個不受教的壞學生!」於是,我默默地接受了老師說的:「再重寫一遍吧!」最後,我仍然完成了這份報告,壓抑著內心的掙扎,卻也影響了對自己的信心…

這不是第一次了,我發現自己總是很難說出心裡話、很難安心而自然地做自己…我常在內心吶喊著:「好累、好忙…為什麼我總是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?!」

可能因為…

諮商心理師蘇絢慧曾在「你過的,是誰的人生—如實長出生命力量的五種鍛鍊」一書中提出五個可能讓我們難以做自己的原因。你也和我有一樣的困擾嗎?讓我們一起看看,有沒有寫出我們的故事?

你,從未是你

從小,被教導著「你還不夠好,你應該還要…」這樣的期許不停在成長過程中出現,一直以來我們總在等待有人能告訴自己「嘿,你已經夠好了!」這樣的等待,讓我們難以安心,因為我們依賴著其他人來告訴我們,這樣做有沒有符合他的期望?是不是做對了?
時間久了,我也真的不知道,怎樣才是真正的我…

缺少自我認同及自信

可能,在你以往的生命歷程中,總是生活在具有強烈控制欲的人身邊,想控制你的行為、決定,不允許你有自己的感覺、想法,而你視他為強者,依靠著他生存,同時,他也吸走了你的力量,讓你覺得,自己是脆弱的、無法承擔任何事。

總是看自己為不好

「你好醜」、「你好笨」、「你什麼都做不好」
是否曾有一段歲月,你的一切總是被否定,這些否定讓你好痛苦,但為了讓自己不要那麼痛苦,你選擇認同這些批評,同時也將這些,當作成長的養分、進步的方向,即使你的內心,早已千瘡百孔。
你真的相信自己,一點價值也沒有…

氾濫的自責與罪惡感

會不會是生命中某個你很在意的人,總將自己的憤怒、不如意怪罪於你,你從未疑惑「咦?這件事是我造成的嗎?」已習慣將他的責難一肩扛起,對於他所說的「這都是你的錯」深信不疑。

強烈害怕被拒絕及排除

「如果不乖乖聽話,我就把你丟掉」你是這樣長大的孩子嗎?大人總習慣以拋棄作為威脅,你必須壓抑自己,表現出他們想要的樣子,你早就學到「你要成為他想要的樣子,而不能真實表現自己」。

我可以怎麼做…

一直以來,總是關心別人的看法、擔心別人眼光的我們,「做自己」真是件不容易的事。因為做自己,可能要面對獨樹一格的孤獨,或與眾不同的寂寞,但就像英國劇作家王爾德所說的:「Be yourself, everyone else is already taken.」讓我們一起試著勇敢地為自己發聲吧!

我是誰?−找回「我自己」

一直以來,我們都太在乎別人、希望能達到他們的標準,「我是誰?」已有些陌生。因此,把自己找回來,是我們要做的第一項功課。
試著回答我是怎樣的人?我想要甚麼?我的限制是甚麼?把關注的眼光回到自己身上,正視、關心一下自己的需要吧!

我是我−人我界線

人我界線,是我們允許他人涉入自己的程度,適當的人我界線,會讓「自我」保有獨立空間,能讓它好好發展、看見自己的模樣。當他人跨入自己的界線中,想要將他的東西丟過來時,透過溝通,我們清楚區分,把他該負的責任還給他。

我喜歡我自己−自我悅納與照顧

以往,我們可能都習慣聽他人的建議、以他人的標準來調整自己,現在,我們要試著長出自己的力量,給予自己養分。偶爾,我們可能會遭受別人的批評,難受地想要躲起來,請記得「他們的批評,不會否定你整個人」,當我們足夠了解自己,欣賞自己的天賦,同時,也能接受自己的限制,每一個人,都是獨一無二的,我們必有自己的天賦與價值,當別人告訴你「你還不夠時」,請記得告訴自己在這件事上「我已經夠好了」。

長期以來,我們已經很習慣將眼光放在他人身上,要我們將眼光收回到自己,並非一蹴可幾。但現在,我們已經知道可能的成因,也學習到如何跨出第一步,就讓我們一起試試看,在人生的舞台上,自信地展現最美好的自己吧!


參考書目
蘇絢慧(2016)。你過的,是誰的人生—如實長出生命力量的五種鍛鍊。台北:究竟出版社。
蘇絢慧(2015)。七天自我心理學,找回原本美好的你。台北:究竟出版社。